19岁高中生自述氪金历程 六万多块都是自己赚的
发布:
圣骑士·Saber
来源:
游民星空
时间:
2017-11-30 21:24:05
阅读:
984
标签: 最新消息

  近来由《星球大战:前线2》而引发的氪金话题在玩家中热议,一位ID为Kensgold的Reddit玩家也在网上向EA和其他开发商,公布了一封公开信,他说自己;“我今年19岁,沉迷博彩(gambling)。”但并不是指的转轮赌桌或是在线扑克,而是他在过去几年里,在游戏内购上氪掉了超过1万美元。


游民星空


  Kotaku联系这了为高中生,Kensgold表示不想透露真名,他出生在克萨斯州,虽然是单亲母亲家庭,但家境还算殷实,但他的氪金之路并未花家里的钱,他和Kotaku分享了他的银行账单,证明他过去三年中,曾经在《CS:GO》《中土世界》《神之浩劫》《霍比特人:中土王国》等游戏里氪掉了13500.25美元,他这篇帖子也是一个恳求,向那些专门设计并且出售氪金的游戏的人们呼吁,的确是有一少部分人会对游戏里的内购内容十分容易沉迷,他自己就是其中之一,他现在在法律上算是一个成年人,但是他的氪金史可以追溯到13岁的时候,起初只是为一个类似《部落冲突》的网页城市建造游戏花钱,“我记得我那时花了30刀,但当时我很小没有任何经济来源。”他在电话采访中说。


  一年之后,他转向手游《霍比特人:中土王国》,游戏如今已经停运,这游戏当时就以肝和氪而著称,各种花钱就能赢的机制(pay-to-win)引导玩家充值,收集资源,招募军队,升级城市和单位,都可以通过花钱解决,玩家之间的攻占意味着生死存亡,所以要花钱扩充军备,Kensgold说:“我在那些手游里创下了一个先例,就是100美元只是毛毛雨。”


  Kensgold觉得《中土王国》的顶级玩家至少得花上数十万刀,他们甚至向同盟玩家发送充值卡,帮助提升整体实力,在这些“鲸鱼”的带动下,Kensgold每月要造掉数百美元,在2015年一个夏天,他为游戏花费了约800美元,而在当年一整年间,算上他玩的其他重氪游戏,比如《部落冲突》《帝国战争》等游戏,他一共花掉了4116美元。


  “当你花掉这上千块的时候,你永远不会觉得自己是对的,”Kensgold说,“但那时候,我的想法好比‘我又没什么别的花钱的地方’那时并没人站出来劝阻我,比如“Yo,蠢蛋,该收手了”。”


游民星空


  当时他只是一名高二学生,Kensgold也没有车并且在Panera打零工,每两周可以拿到300-400美元薪水,他估计自己把90%都花在了内购上,他的祖父母开始担心,他妈甚至试图给他断网,不让他玩,但是面对智能手机和3G网络的方便,这些阻挠都不成问题,他甚至为了充钱开始去打第二份零工,几近辍学。


  使得Kensgold弃坑《中土王国》的原因也很戏剧性,并不是亲友的劝阻,而是开发者Kabam 2016年把游戏卖给了一家公国公司,经过他们修改之后的游戏使得玩家们纷纷退出,Kensgold说随着游戏里朋友的离开,他也没有了继续氪金竞争的动力。

  反而他和高中朋友开始投入PC游戏的怀抱,Kensgold自己攒钱攒了一台更好的电脑,他的氪金兴趣已经从手游转移到《神之浩劫》和《CS:GO》这类游戏的微交易上。他拥有《神之浩劫》超过300个角色皮肤,相比之前手游充钱是为了竞争力,这些只是漂亮的皮肤又为什么值得Kensgold氪呢?明明免费也能正常玩。


  “我觉得这就是在手游中养成的100美元不叫事的习惯,”Kensgold说,“如果我看到一款很想要的皮肤,因为它看起来太棒了,我只需花个百多块就能拿到,这感觉没什么。”他如果到其他朋友使用自己没有的装扮,会立马有一种强烈的欲望,赶紧花费10刀20刀或是50刀买来,这种类似的氪金情况简直太普遍了。


  “当你面对‘你确定是否支付100美元?’的询问而点击确定按键的时候,当时实际上并未有现在所感到的低迷沉重感。”


  Kensgold如今不在玩《神之浩劫》和《CS:GO》了,在今年早些时候,他和自己的医生讨论过自己的多年来的消费恶习之后,Kensgold决定不再赌《CS:GO》皮肤,并且清理了自己的藏品,将剩余的钱放回银行账户,并且开始对游戏内购和微交易敬而远之。


游民星空


  “我不得不鼓起勇气去寻求帮助,”Kensgold说,“让医生来帮我解决问题。”这足以帮助他扭转局面,他说;“不曾想到能有这么大帮助。”在Reddit上分享自己的故事也是为了给予其他人一个警示,围绕着开箱子和微交易的争论,逐渐趋向于无良游戏商和无数无名粉丝之间旷日持久的矛盾,不过对于Kensgold来看,这个问题更关乎于个人,并且是和他一样类似的“鲸鱼”玩家人数有关,他们更容易对氪金上瘾。


  “我发表帖子主要原因并不是为了抨击EA或是其他吃相难看的公司,只是分享我的故事,表明这些微交易内容并不想看起来那么无辜,”Kensgold说,“他们会引导你走上一条路,这并不是在商店买条口香糖一样。”


  因此,Kensgold有时会告诉朋友,不能和他们一起玩某些游戏,比如《黑色沙漠》,随着反内购呼声的高涨,Kensgold更容易向人们解释他对这些游戏有多厌恶,“但有一段时间,很难跟朋友们说,因为这游戏的模式所以不能跟他们一起玩。”


  尽管他挥霍一空,而且为此也付出了长时间的工作,但Kensgold并未完全戒掉氪金,自从测试开启以来,他就一直在玩《绝地求生》,因为在开发商拿出来卖钱之前,他就已经收集了游戏的大部分装扮,所以还未陷入氪金旋涡,最后还是要祝他了解自己的弱点,不会再次一发不可收拾。


  Kensgold的故事也值得其他氪金成瘾的玩家反思,他感谢自己的会计师母亲培养了他的财务意识,他的氪金并没有给家里捅出亏空的篓子,他呼吁人们以自己为鉴,如果人们了解到了氪金的坏处,就会避免为了虚拟的数字内容一掷千金,“这并不是一锤子买卖,永远不是。”




MissEvan新闻站入驻客户端啦! 

http://news.missevan.com/news/article?newsid=52128 


评论
新闻评论
共8条评论
圣基团新闻组
新闻组长 Saber 网站技术 mowangsk
联系邮箱 mowangsk@missevan.cn